摄影精品线路
潜口古民居篇

   “走不完的前程,停一停,从容步出;急不来的心事,想一想,暂且丢开”(善化亭楹联)。
走进潜口民宅,犹如走进五百年前的徽州……

潜口民宅简介:
潜口民宅博物馆座落在黄山第一峰-----潜口紫霞山麓,地当宁、赣、沪、杭进入黄山之要道,依山傍水、环境优雅。1988年元月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,1993年被国家文物局评为“全国优秀博物馆”,内有明、清两代最典型的各式古民居、古祠堂、古牌坊、古亭、古桥等古建筑群及距今五百多年的古树、古井、古匾,具有极其重要的历史、艺术和科学价值,是研究中国古建筑史和建筑学的珍贵实例,被誉为“我国明代民间艺术的活专著”,“人文景观与自然景观高度和谐统一的典范”,著名古建筑专家、故宫博物院副院长单士元先生曾叹之日:“观皇宫去北京,看民宅到潜口”。
中央电视台、安徽电视台等国内外新闻单位先后在此拍摄制作专题片及电影、电视剧,如《中华文明五千年》(日本)、《八千里云和月》(台湾)、《无梦到徽州》、《王稼祥》、《血滴子秘史》、《走出蓝水河》、《新四军》等,得到社会各界的充分肯定。

以下文字采自程老虫网易博客
         潜口民宅是徽州明代民居的缩影。在一个小山峦上展示出各类不同古民居风貌,颇具匠心,首先,潜口民宅很注意它的代表性。从建筑类型看,既有洞社、宅第,也有小桥、路亭、牌坊。在时间跨度上,从明弘治八年延续到明中晚期。从宅主看,有商贾、豪绅、谏官、进士,也有普通农民,值得称道的是捐建的“善化亭”,老人议事娱乐的“乐善堂”,大家旺族的众厅。其次,潜口民宅颇县典型性。这里有雕饰精美,能体现徽雕技艺的“方文泰宅”,有江南现存明代最早砖本结构建筑之一的“司谏第”,亦有保留了元代营造手法的“吴建华宅”。这里,可以见到明宅起居方便,简易而富有实用价值的营造法,从天井设水池去体验聚水如聚财的哲理。再次,潜口民宅有统一的艺术风格。移人的建筑,大都取自潜日村,布局上又参照了徽州古村落的固有特点,内部陈设以明代家具和其他生活用品,再现了徽州古村落的历史文化风貌。

 

 

 

 


     这个石牌坊也叫方氏祠坊,正面无字,让你去想象。只雕刻着一个怪异的鬼,手里拿着一支笔,脚上有一只方形大斗,不难看出,是合而为“魁”之意。牌坊背面刻着月宫桂树图,显然,建造这座牌坊者,是希望家族中多出文魁星,登高折桂,光耀先人。

     前面迂回的山路上,有一造型美观、四柱居空的方形小亭,这是建于明嘉靖三十年的善化亭。亭额下有善化亭三字,亭柱上有副耐人寻味的对联:走不完的前程停一停从容步出;急不来的心事想一想暂且丢开。告诫人们做事做人都不要急功近利、急于求成。这是古人的慢节奏,与现代人的“只争朝夕”精神有点格格不入了。

     顺着山势而上,走出旧时祭祖和供老人娱乐议事的乐善堂,辗转来到司谏第。该第始建于明弘治八年(1495年),是江南现存的明代较早的建筑之一,为明永乐初进士、吏科给事汪善的孙子祭祖所用。据“歙县志”述:汪善为官“弹奏不避权贵、缙绅惮之”。现在享堂中,仍悬有明成祖敕谕匾一块。该第木构架用材宏大,棱柱、月梁、荷花墩、单步果和斗拱上,都有各种十分精美的雕刻。尤其枫拱如流云飞卷,显示出明代营建风尚。上昂铺作在江南明代大木作中极为罕见。其实这已不是什么民宅,而是官第了。

     这里真正的普通农民住宅是方观田宅。方宅也是明中期所建,为一进三间砖木结构楼房,天井、楼厅、小青瓦、马头墙均用护缝制装饰,楼下青砖铺地。大门有门罩保护,门内罩饰霸王拳。尤其是屋柱与柱磉之间加一木质,有防震、防潮、防腐功能。

     站在曹门厅废墟前,不由让我生出种种怀想。四十年前,我在歙县西溪南公社竦塘村搞“四清”运动,离潜口近在咫尺,一个叫江雪薇的村姑带我来这里,她是竦塘村人,在潜口邮局当话务员,我们“四清”队员在她家轮流吃派饭,就这样认识了。当年她带我来时,只见有些破旧不堪的民宅散落在小山间,好像没有现在这么多,原来有些民宅是从附近搬来的。

     岁月无情地飞转,这些历经500年风雨的民宅,有的幸存下来,默默地诉说着天地间的沧桑,有的却遭到人为之害,不知何故,曹门厅即在“文革”的风雨中消失。我曾目睹这座颇为壮观的明嘉靖年间的华宅,如今只剩门厅和两廊部分。它的原貌再也无法寻找,能找到的只有惋惜了。

 以下文字采自biancozhou网易博客

     下山后,我们来到潜口一个古镇躲雨并打发空出来的时间。
      古民居向来给我的印象不太好,总觉得一个老妇人,拄着拐棍,用半懂不懂的方言,向我诉说她年轻时候的风光,再赚些嗟叹。
      但在这个古宅中,我却格外地宁静,大概是被雨困住了,别无选择,或是出于自己选择吧!就像在雨中,撑伞出门,信步在青石街上,无意中见到一个清爽银发的老人,对我微笑,安静,恬然,不失庄重,让人遐想她当年的容光倩影。
      左右无事,便在宅院中随处看看。对面的堂屋里挂满了字画,字画中坐着一个中年男子,正为人现场题诗卖字。诗写得很媚俗,迎合需求谋生,也无可厚非。但字画却是不错,让人诧异在这荒郊野外的民宅中,居然藏有这样的人。而其助手是些长得极其清秀的女子,让人称奇。毕竟在物欲横流的时代,还有这样的心远地自偏的才子佳人。
      当秋雨淅沥沥从黑瓦檐上落下,在长满青苔的石板上敲出音乐般的声音,中间夹杂着他们的浅言轻笑,我不禁想起举案齐眉,雨夜秋灯、梨花海棠相伴老等陌生的词句来.
 

在线客服服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