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画之乡
江南吃春

2008-4-1 12:00:05  
  草长莺飞,柳色青青。江南的三月天,是鲜活的。古人数不尽的描写江南春色的诗句: “小楼昨夜听春雨,明朝深巷卖杏花”……江南的春景另人留连忘返,更有那春景催发的令人馋涎欲滴的春菜,春果,春草。

    竹笋
每年冬末,竹笋就在泥土里酝酿生命,在一根成年的竹子周围,挖开厚厚的土,总有鲜嫩的幼笋,毛绒绒的皮呈深褐色,笋尖的花是淡黄色,这时的笋谓之冬笋。冬笋味道鲜美,煲汤炒肉随你怎么弄,都好吃。但挖冬笋非常费功夫,所以不多,价格也贵。
等一开春,这些在泥土里憋了一个冬天的笋子就一个个削尖脑袋往外钻了,毛绒绒的笋衣呈深褐色,花也是褐色的了。这时的笋谓之春笋,春笋略有涩味,但并不影响它的美味,为了去涩,一般都是与腌肉放在锅里煮个把小时,这时笋的香气随着肉香飘出,闻之,食欲大增;食之,清脆鲜美。春笋多,易收获,价格便宜。到了春天,几乎家家都在吃笋,炖着吃、炒杂酱,或是晒制成干笋储藏起来,用来烧肉,炒青椒,又香又脆。
但是最好吃的还是到了茶季时,山上水边那些小竹笋,小竹笋分好几个品种,我只知最好吃的小竹笋是水笋,最不好吃的小竹笋是石灰笋,如果问农人,他们可向你报出好几个品种的。小竹笋细溜溜的身材,笋皮光滑,呈现细小的竖纹,肉味极其好吃。大人往往把小笋根部那节已老的笋节截断,对着笋节吹,能发出悦耳的声音,笋衣可做成伞形,这些皆可为孩子带来快乐,孩子的心容易满足。这又是吃之外的乐趣了。

    草莓     
    草莓是野生的,而不是大棚里阳光不足,露水不足,生长期不足的产品。有草本生的和灌木生的两种,方言发音为“梦”,很别致的一个名,另人暇思翩翩。草本的莓,叫“地梦”果实大,色泽深红透亮,表面布满一个个小蕾,汁水足,味甘甜,田畔路边茶地特多。在家乡的山腹里有一处农业学大寨时修的梯田,由于地瘠缺水,最终荒了。虽荒但是野草却发疯地长,其中就有“地梦”,每到茶季孩子们也放假,三五个约在一起去采摘,背着小竹篓子去,总会满载而归。品着甘美的果实,实在不亚于任何一种水果的滋味。但令人难忘,一想起就口舌生津的是那长满刺的灌木生出的“梦”,叫“树梦”,“树梦”生长在阳光充足的坡地中和路边,果实为桔红色,色泽淡,象是蒙着一层薄雾,真是如梦如幻。“树梦”果实如花生米一般大小,为半圆型。记得小时候,到了茶季,母亲从外收工回来,总是带回一些“树梦”,“梦”包在一张大树叶折成的包包里,然后用细树枝夹住。打开树叶,就是打开一个“梦”。“梦”就是甜中带酸,酸中带甜的那种滋味,吃了打巴掌都舍不得放。

      马兰头
    在路边溪边水沟边,总之湿润的泥土上,就有绿油油的马兰头了,食用马兰头最好是清明前,过后就老了,味道也差。挑食马兰头就是踏春,邀上几个伙伴,拎着小篮或袋子,一把小剪,找一处水草丰盛的滩地,一面嘻嘻哈哈的聊,一面用剪子挑,一会功夫就可挑出一盘了。挑回的马兰头洗净之后,不可直接下锅炒,要用开水淖一下,然后尽量挤出水份,用蒜泥、味精、干椒粉或辣油、麻油一拌,是一盘好菜。马兰头清香独特,极尽春天的芳香了。

    江南春天有充沛的雨水,湿润的空气,一切都显得水灵灵的。连那野草拽一根放在嘴里嚼,也是甜滋滋的。好吃的还有蕨、五加皮、野蒜、香椿、荠菜, 吃一个春季, 鲜活一个春季. (转自故园徽州丑小丫)

在线客服服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