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边景点
歙县---徽州古城

        歙县是全国历史文化名城,位于杭州、千岛湖、黄山、九华山旅游线的中心点,徽杭、芜屯公路在此交会,皖赣铁路穿越而过。这里山明水秀、风光旖丽。境内古民居群布局典雅,园林、长亭、古桥、石坊、古塔到处可见,犹如一座气势恢宏的历史博物馆。主要景点有太白楼、新安碑园、太平古桥、许国石坊、斗山街、陶行知纪念馆、渔梁坝等。 
   太白楼位于太平古桥西侧,为黄山至千岛湖途中必经之地。该楼为双层楼阁,挑梁飞檐,为典型徽派建筑,楼内陈列有历代碑刻,古墨迹拓牌,古今名人楹联佳句。相传,唐天宝年间,诗人李白寻访歙县隐士许宣平,结果在练江之畔失之交臂,后人为纪念此事,便在李白饮酒的地方建起了这座太白楼。游客登楼可以饱览城西山光水色、古桥塔影。 
   新安碑园紧邻太白楼,此景区将碑园与园林溶为一体,整个建筑依山就势,多式花墙、漏窗、洞门相互通透,碑廊曲折起伏蜿蜒200多米。高处立亭,洼处蓄池,竹影婆娑,为徽州私家花园的风格,其园筑于披云峰上,有峰有楼有水,虽然咫尺之地,却是博大胸怀,饶有山野情趣。碑园的廊龛中,陈列着歙县明万历年间收藏家吴廷收藏、镌刻的《余清斋贴》,以及歙县明崇祯年间收藏家吴桢所刻的《清鉴堂贴》。这两套碑贴共200余块,收集自晋至明历代中国书法大师代表作,精心雕刻,人称稀世珍本。日本藏有这套碑贴的完整拓本并视为法贴。 
   太白楼前的太平桥,俗称河西桥,建于明弘治年间,为多孔巨型石拱桥的代表。传说,古代民间只准建单孔桥,造双孔便有欺君之罪。歙县一寡妇为修善事,建造了这座16孔桥,因为双数而犯了王法,钦处剥皮之刑,致使此寡妇含冤而死。所以后人称太平桥为“人皮桥”,也有称“寡妇桥”的。 
   许国石坊耸立于县城闹市中心,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,建于明代万历十二年(公元1584年),是朝廷为旌表少保兼太子太保礼部尚书、武英殿大学士许国而立。许国明代嘉靖乙丑(公元1565年)进士,为嘉靖、隆庆、万历三朝重臣,搏得皇上“加恩眷酬”。牌坊四面八柱,呈口字型,石柱、梁坊、栏板、斗拱、雀替均是重四、五吨的大块石料,且全部为质地坚硬的青色茶园石,雕刻镂刻精美细腻,图案错落有致,疏朗多姿。成双结对的彩凤珍禽,翱翔雕梁之间,一个个飞龙走兽,扬威于画壁之中,12只倚柱石狮,神态各异,体现出徽派石雕独特的表现手法。石坊所有题词,均出自许国门生著名书法家董其昌之手,使得整座石坊更显得豪放、华丽、威严。 
   斗山街座落于歙县城内。这条古街集古民居、古街、古雕、古井、古牌坊于一体,犹如一幅长长的历史画卷。 
   陶行知纪念堂、行知公园均在歙县城内。纪念馆旧为崇一学堂,为人民教育家陶行知幼年就读之所,内陈有陶行知遗物和著名遗联“捧着一颗心来,不带半根草去”。宋庆龄为陶行知纪念馆题辞称之为:“万世师表”。 
   歙县城内还有二座谯楼,一为南谯楼,俗称24根柱。据地方志记载,此楼建于隋末,宋、明二代多次重建。现存的南谯楼基本保持宋代的建筑风格,特别是其中的“排栅柱”,乃正宗宋代“营造法”,今已很难见到。东谯楼又名阳和门,原为钟楼,建于明弘治年间,为重檐式的双层楼阁。这两座谯楼咫尺相望。 
   渔梁坝始建于宋,迄今千年。它横截练江,使坝上水势平坦,坝下激流奔腾。出渔梁坝不远有一古桥,名曰紫阳桥,朱熹之父朱松曾在桥南结庐而居,朱熹自闽归省,也流连于此。

歙县概况:

        歙县是一块山水秀丽的土地, 黄山为屏障雄踞西北,清凉峰自然保护区为宝库屹立东北,更有练江、新安江流贯全境,在这山环水绕的中心,便是钟灵毓秀的歙县城 ,城外练江为带绕城而过,三座古石桥和一座新大桥象四道彩虹飞架江上,城内, 瓮城、谯楼、古街、古巷、古井、古石坊比比皆是,古韵犹存,宋代两塔屹立于城 西与城北,绿水青山间还可见当年李白寻访隐士许宣平的游踪。 
  这里的乡村几乎处处有“小桥流水人家”的韵味,无论是留存着的桂花厅、桃花坝的雄村,还是七座牌坊逶迤成群的棠樾;无论是保留了“百子图”砖雕的鲍家庄、“百鹿园”石雕的的北岸、“百马图”木雕的大阜,还是耸立着丛林寺的小溪村;无论是屹立于新安江边的街口,还是盘踞于昌溪河畔的昌溪,都以古朴的神韵 、旖旎的风光,令人情趣横生。昔日,徽商财力雄厚。“盛馆舍以广招宾客,扩祠 宇以敬宗睦族,主牌坊以传世显荣”。于是乎给后世留下了大量的古建筑、古园林 和丰富的古文物。如今,在全县的秀山胜水间,明清民居、明清祠堂随处可见,明清牌坊共有84座。还有不少古桥、古寺、古塔。使人步入歙县仿佛走进了一座古典建筑艺术的博物馆。

  美丽富饶的歙县,历来吸引着众多骚人墨客前来游览和吟咏。谢灵运唱她“江山共开旷,云日相照媚”;沈约吟她“千仞为乔树,百丈见游鳞”;李白赞她:“ 人行明镜中,鸟度屏风里”;权德兴歌她:“深潭与浅滩,万转出新安”,范成大诵她“千峰森隐现,一气淡回互”。历史延伸到当今,则游客更多,吟咏更斑澜。 郭沫若赞曰:“松徒岩上出,峰向雾中消。峭壁苔衣白,云奔山欲摇”。邵燕祥面对橙黄硕大的枇杷挥毫写道:“枇杷无言,下自成蹊。异口同嗜,酸甜自知。”流沙河更饱含激情的吟唱:“浔阳琵琶三弹,歙县三潭枇杷;琵琶三弹涌清波,三潭枇杷把挂金霞。琵琶、枇杷,留连难返,主人忘归客不发。” 

在线客服服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