旅游攻略
行走浙江---横店,诸暨,绍兴,杭州

行走浙江
作者:吴穹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   更新时间:2009-9-18    

横店-诸暨-义乌-绍兴-杭州,决定走这条线的时候,我没有太多的兴趣,太熟悉的名字,没有想象力的风景。可是翔要去,三年累了,还要打拼三年,出去放松下,为了下一个目标,五年前和他六和塔登高,钱塘望远,江水流淌,再一次走向这块土地,牵拉理想的引线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横店影视城
 
     横店,隶属东阳县,一个本不见经传的小镇,因为处在一个用想象力就可以铸造的年代里,注定不会平庸,山不见高,路边篙草丛生,农家小院繁芜满地。只有空旷的土地。某一天,某个人,某种思想,如同点金之笔勾画了他的蓝图,于是一夜之间,横空出世。
    明清宫殿,虽无货真价实,却有气势规模。秦王宫厚重磅礴,举世无双。灰黑色木质结构的大门和城堡,高墙大殿,秦砖汉瓦,如同穿越时空隧道,有声音悠远而来:朕,贵为天子之尊……
    横店的设计者最伟大的地方不仅在于建造了这些集历史,文化为一体的古建筑群,还在于他不仅创造了这些静止的史书,而且还依托这些史书上演了一幕幕动态的歌舞,这些仿真的建筑群油然被赋予了无线生机,带领每一位观光者走进了历史。
 
 

 

 
 
        清明上河图也是影视城的重头--宋城的格局,林立的店铺,小桥流水,亭台歌榭。我很赞赏那些表演者的投入,一招一式无不投入,古式的长衫,今朝的迷你超短,夹杂其中,依然我行我素。开封府衙,武松仗义,红楼绣球,鬼屋精魂,留给你的都是视觉的冲撞,感官的刺激。你会记得它吗?一个曾经繁华的社会,红黑黄白,经久演绎,都是人的躯壳。
 
     广东街,香港街,向你展示了一个关于近代中国,文明的演绎,沧桑的变迁。广东,香港就是除了上海十里洋场外最风头浪尖的所在,文明与愚昧,欲望与拼搏,交织着,如同那场维多利亚海湾水与火的较量,你感受到了什么?歌特式抑或罗马式建筑风格,让你恍然走入世界之窗--香港。伊丽莎白,维多利亚这些耳熟能详的名字,向你诉说着关于那个王国称霸世界的梦想。漫步广州街,木质的灰黑的小阁楼上会传来谁的声音,浪奔,浪流,万里滔滔江水永不休……是谁用拳头护着金刚般的身体抵挡着尖利的炮火?中国人!
    我居然看到了余则成和晚秋的婚照,在香港街一条巷弄里,居然潜伏着余则成的卧室,我一直奔上4楼,已是人去楼空。这个电视剧一个卧室一个办公室,居然可以讲述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,居然可以让我怀念外婆的鸡窝,这个关于信仰的故事,让我怀念共党的童年,让我找不见心北。
    离开影视城的时候,维多利亚海湾风雨大作,风吹折了桅杆,雨打翻了码头的油桶,那些泡沫做的腊肉,那些纸糊的窗棂呼啦啦地作响,那些拍戏丢下的战车,狼藉满地的道具,都在风雨中哆嗦,那些没有伞的人都沿着爬满常春藤的中英街狂奔着出了海关,难民一般逃到外面的世界……
 
 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诸暨篇
 
诸暨-西施的故里。浦阳江畔浣纱的美女。竹喧归浣女,莲动下渔舟,沉鱼之美的西施,瘦削而骨质,越女的清秀。
 
古越女西施
 
 
今越女胡导
 
莲之独秀
 
 
 
 
 
 
荷叶香甜甜
 
 

 
 
 
 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绍兴篇

   以为绍兴是浸在老酒的芬芳里,以为空气里漂浮着茴香豆的香味,以为乌篷船走过是一片摇橹的声音。想象中,绍兴一定韵味十足的,起码也是一派江南水乡的景致,古朴的老屋,长满青苔的石阶,出门就划船,穿过拱桥,摇过浣洗的水埠,稚子顽童,村姑少妇……
   可是……没有……
   我决意一定要坐一坐乌篷船,从三味书屋到沈氏园30元单趟,不贵。船载三人,很摇晃,船家一直用听不懂的绍兴话叫唤:坐稳了...头注意!一路担惊受怕,过几个桥洞的时候都必须很低地弯下身子,不然就碰头,身子低下的时候,闻到水很腥臭的味道,我才注意到水里连只鸭子都没有。还好没过5分钟就到了沈园。我终究没有走进去,一路的乌篷船已经摇没了我的兴致,跟我同舟的两个半大的小孩,由于体重的不对称,船身一直摇摆,我们三都小心翼翼,颤颤悠悠地紧抓住船舷,而鲁迅的后人仍用我们听不懂的绍兴话一路责骂。
   沈园---我站在园外的桥上:伤心桥下春波绿,曾是惊鸿照影来?陆游和唐琬那凄美的爱情故事让这个私家园林成了爱情邂逅的地方,我不能进去,读一读诗就够了:
    红酥手,黄滕酒,满城春色宫墙柳。东风恶,欢情薄,一怀愁绪,几年离索,错、错、错。春如旧,人空瘦,泪痕红邑鲛绡透。桃花落,闲池阁,山盟虽在,锦书难托,莫、莫、莫。(陆游)
    世情薄,人情恶,雨送黄昏花易落。晓风干,泪痕残,欲笺心事,独语斜栏,难、难、难。人成各,今非昨,病魂常似秋千索。角声寒,夜阑珊,怕人询问,咽泪装欢,瞒、瞒、瞒。(唐琬)
    沈园,如果不是因为这里曾上演过一幕凄婉的爱情悲剧,也许它早已淹没在时光的烟云之中了。
 
 说说绍兴开心的事情:

很漂亮的水墨画
 

这个街没人多好
 
 
 
孔乙己他爷吗?没买他的东西就这样看着我?!
 
 
光滑的石井栏就这玩意?
 
 
 
 
鲁迅故里的越剧表演还不错,是如此的脱俗和甜美,我第一次沉醉在越剧的唱腔里
 
 
 
这样的评价有失公允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杭州篇

     杭州太美,不能卒字。抓拍街头两景,问天堂里有没有车来车往?

     爸爸,我爱你
 
     
      杭州,尽管去过多次,可是当导游如数家珍地说起,断桥残雪,柳浪闻莺这些耳熟能详的名字时,心里仍会泛起涟漪。
      在花港观鱼,我居然看到了一个镂空的林徽因的雕塑,西湖岸边一棵百年樟树下,有一座镂刻着一位婉约女子的碑形雕塑,还有同样镂空的诗意美文,碑中倩影便是那位集才气、美质、才华、傲岸于一身,被后人誉为“幽兰”的一代才女林徽因。这是由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和杭州市政府共同设计制作的名为《林徽因意象》的青铜雕塑作品。林徽因是中国著名建筑学家、学者和诗人。
     “在光影恰恰可人中,和谐的轮廓,披着风霜所赐予的层层生动的色彩……”
 
 
 
   那河畔的金柳,是夕阳中的新娘;
   波光里的艳影,在我的心头荡漾。
 
   那榆荫下的一潭,不是清泉
   是天上虹揉碎在浮藻间,沉淀着彩虹似的梦。

   寻梦?撑一支长篙,向青草更青处漫溯,
   满载一船星辉,在星辉斑斓里放歌。
 
     ---因为徐志摩,因为他的再别康桥,相信很多人都是因此而想起林徽因的。尽管林徽因能让人记住她的不止这些。杭州真是山清水秀,出美女的地方,林徽因居然就是杭州人,不得不让我感叹。(1904年6月10日,林徽因生于浙江杭州陆官巷)
    我突然就有一种感觉,觉得吴越的女子真是很风骚,我突然间就有点鄙视林徽因这样一个女子。
   她,是粱思成明媒正娶的老婆,梁启超的儿媳,你看,风光满面的家庭。
   她,是徐志摩曾经的挚爱,一生何求?
   她,和金岳霖暧昧一生,我靠!
      林徽因分明就是现代女子集大成的典范,很多女子做梦都想做回这样的女子,才气,美貌,感情生活应有尽有,什么阶段有什么样的男人,简直天下好事都被她全占了。
    我可不可以鄙视你,林徽因,尽管你很漂亮,很优秀,把徐志摩玩得团团转,但是我只喜欢真情,情如果滥,还会有刻骨铭心的爱吗?爱得失去理智,爱得疲惫不堪,爱得一塌,蓬头垢面,很爽啊,不是吗?因为不假啊。
      什么是假?你知道吗?就像被打了麻醉,任手术刀划过你凝脂般肌肤,穿过你的胸腔,听到骨头被锯碎的声音,可是你感觉不到疼,就像梦一场,活在世上如同行尸走肉,我宁愿无耻,也不要这样的虚假。
      天下女子,当你顾盼巧笑混迹男人眼球的时候,请一定记住:即使你国色天香,有一个人一定会鄙视你,那就是我,如果我有机会泡你,我一定在心里当你为妓女。

在线客服服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