旅游攻略
徽州,想说爱你不容易

作者:老鼠溜溜街 博客链接:拍不尽的新安源头  

       歙县是古徽州府所在地,这里历史悠久,文风昌盛,自然景观优美,曾经哺育了一代代文人雅士,在历史上向有“东南邹鲁”之称,还造就了徽商“无徽不成镇”的传说。

       歙县各地的村庄里,星罗棋布着许多的明清民居,著名的如西溪南村的老屋阁,旁有清池做伴,后有花圃为邻,古老而别致的绿绕亭矗立池畔,坐在池旁的飞来椅上 ,近观繁茂厂圃,远眺绿茵田畴,不觉心旷神怡,才子祝枝山曾吟到:“庞公宅畔莆田多,畎亩春深水气和;五两细风摇翠练,一犁甘雨展青萝;鱼鳞强伏轻围径,燕尾逶迤不作波;最喜经锄多骨获,丰年定愧伐檀歌。”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FIL8800.jpg


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不解的,是许国石坊,矗立于古城中心,跨街而立,它通体采用坚石建造,巍峨壮观,古朴典雅。徜徉在高达10多米的石坊下,抬头仰望:双双彩凤珍禽翱翔于雕梁间,只只飞龙走兽扬威于画壁中。?
           
       怪的,是漫步斗山街头,满眼是重楼叠宇的古代民居:有达官贵人的府邸,有巨富徽商的高楼,也有平民百姓的私居,一例是典型的徽派建筑,巍然兀立,气势恢弘,徽式门罩上装饰着砖雕石雕,有山水人物、有飞禽走兽、有神话故事、有锦文图案,无不精致细腻,栩栩如生。一些大户人家的门口分立着一对打磨得十分讲究的“上马石”,衬托着高大的门楼和高低错落的风火墙,给人平添了许多层次美的感觉。这里的古建筑还有一个特色:除了大门之外几乎是全封闭的,墙高但不开窗,屋内配以天井。由于徽州男人长年在外经商,家中只剩下老弱妇孺,所以建房时必须把安全,也就是防火防盗放在首位,所以才采取高墙、无窗的结构。而天井的作用更为丰富,其一是通风采光,其二是徽式民居的流水檐都是向天井内倾斜,遇到下雨,水就往天井内流,俗称为“四水归明堂,肥水不外流”,正好切合了徽商“财不外流”的愿望。斗山街是歙县一条古街巷,长约五百米,蜿蜒曲折,一色的青石板路面,两边是用各色鹅卵石镶嵌成的梅花、如意等图案,雅致诱人。街头巷尾,常常有顽童嬉戏,天真地唱着动听的童谣:“青石板,石板青,青石板上出黄金;天上星,地下金,一路石板数不清。”如果你恰好路过,又恰好听到这稚嫩的童谣,不由你不觉得这是一幅幅情趣横生的民俗风情画!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FIL6763.jpg


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鲜的,是如同江南水乡一样,歙县昌溪村有水从村边流过,有桥连接村头两岸,但这里流淌的是更为清澈的山泉小溪,在没有涟漪的时候,泉水明净可鉴,把黑白斑驳的老屋静静地映在水中央;这里的桥是更为简朴实用的木头桥,如婷婷少女般的站立在河面上。在山气朦胧、晨曦初露的清晨,赶集的村民,头戴斗笠,肩挑箩筐从木板桥上走过,桥下流水潺潺,白鸭信步;石矶上, 村妇洗衣捣素,河岸边,小舟独自横躺……耕牛从山涧的木头桥上缓缓渡过时,村庄已是炊烟袅袅,倦鸟归巢,闲云野鹤,暮霭烟霞的时候,醉了,就醉在这夕阳的落山夏日当中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FIL8702.jpg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恋的,是让人惊异的歙县三阳的古祠古树。无论在古老的村庄中,还是在山野的小河边,高大古祠堂、茂密的大树,把歙县三阳装点得秀美清新而古意,树冠盖天的,弯腰过河的,粗壮如汉的;每一座古祠,每一抹光影里的老屋,每一棵老树都是一道道通往风景线的小路!!!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FIL7535.jpg


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奇的,是歙县“燕窝山庄”是山野之村,它没有江南水乡那般玲珑和富裕,但它在人与自然的关系上却呈现出太多的诗情画意和祥和之气, 只要走进歙县的山野,走进歙县的村庄,你才会怡怡然走进"绿树村边和,青山郭外斜”"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"的意境。


       忧的,是午后漫步至渔梁坝。渔梁坝是重新修葺的,之前已破败多年,可惜用水泥乱补了一气。渔梁坝的上面是渔梁街。渔梁曾经是一个水运码头。做为这个曾经繁华的码头上的一条商业街,这条古街也曾繁华过,然而现在的命运,我不得不再次动用破败那个词。对这样的结局我心隐隐作忧。我忧那份破败,甚至忧那些夹杂在老房子里面分外刺人双目的新簇簇的房子,徽州的命运,没有比这条街更具有象征意义的东西了。平日里,这条街上甚至只能见到老人和小孩,年轻一些的,纷纷走开,各谋出路,只有这些对自己的命运无能为力的老人们,搬一张凳子,坐在门口,与其说那是享受晚年的那份安详,不如说那是一份茫然的等待,祖上留下来的木房子已经开始腐烂,他们和他们腐烂的房子一起过一天是一天。外面是一个流动的世界,然而他们的日子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贫穷,憔悴和等待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FIL6805.jpg


            恨的,是清晨新安江画廊的两岸,许多仿徽式新住宅在这里一座一座的隆起,用各色的瓷砖贴的外貌,学会了大窗户长窗帘,学不会徽式的庭院,一座挤着一座,密密麻麻。这里的屋檐留不住一只燕子,这是在断裂的徽州伤口里长出的肉芽,它既传承不了过去,也承接不了未来,它孤独的悬在过去和未来之间,代表了不过现在的徽州人重新开始繁华的梦,空砌的梦,在残破的徽州上用一块色彩鲜艳的尿布打上的补丁,并且就连这块崭新的尿布本质上也是如此残缺,其实遮不遮,盖不盖,都是掩饰布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FIL7448.jpg


       短短几天跟随《你好新安江》走进歙县,走进徽州。如今的徽州,婺源和绩溪它们就像是父亲的两个亲生儿子,娘心头的肉,游的游,走的走,现今依旧没有回头。爱你徽州!是因为血与脉络难分难舍;恨你的是物欲横流的社会把你的身体冲击的千疮万孔。

       母亲啊!徽州;想说爱你说爱你不容易,让我喜欢让我忧。。。。。。

在线客服服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