旅游攻略
情系石潭

小小山村吸引人:情系石潭

标签:

旅游

 

来源:人民日报海外版            作者:黄贞明

 
      “日月如梭,光阴如箭”一晃几十载就这样不知不觉地匆匆而过。当年还是热血青年的我似乎突然地就变成了小老头。但留在我心灵深处那段美好的记忆,和对石潭的眷恋一直深深地打动着我,让我铭刻在心底,让我难以割舍,让我永久回味……

  每年的三、四月份,皖南春光无限,我们临安这群搞摄影创作的“发烧友”,在临安文化馆摄影干部——陈洁老师的带领下,像家燕归巢那样,心儿早已飞进向往已久的石潭。阳春三月,石潭起伏连绵的油菜花,开满山岗、微风吹来掀起层层波浪,那金色的旋律随风荡漾。桃花、梨花,还有那满山遍野的映山红像燃烧般的火焰,点缀着春的喜讯。

  石潭,是一处坐落于临安西侧,歙县之东的山脉。也是浙江与安徽省交界的两隔辟,昱岭关为两省的分界线。临安离石潭也最近,这里虽然山体不高,却时有云海,时有雨霁,给人以无穷的变幻,宛如仙国。这里有春的黄花,秋的贡菊,夏的绿荫,冬的雪被,四季璀灿,处处韵味无穷,十分入画。这里有许多建于半山腰上的山村,多数吴姓山民,留存着一千年前从吴国迁徒过来的故事。还有那依然徽派的建筑,也在绽放出同化之后的文化脉弦,弦声依然悠悠……

  每到春天——挡不住的诱惑,像勾魂似地,让我们这些“摄影发烧友”神魂颠倒,心儿早就飞向皖南石潭。

  最早我们跟着陈老师到皖南歙县三阳坑一带摄影创作。因为我们以拍摄古祠堂为主,三阳坑有所小学正好在古祠堂,那里自然成了我们创作的宝地,我与施宇群、吴培毅、蔡铁宏等几个小年轻在那儿不知道拍了多少个胶卷。后来我们又跟着陈老师在塘里、霞坑、石潭,寻觅着精彩的瞬间。陈老师是第一个发现石潭美景的人!那是几十年前的一个春天,他带我们几个毛头小伙子到石潭这块摄影风水宝地、创作的处女地。那晚我们就住在石潭山脚下。第二天早晨五点左右,我们上山。

  六点多钟,我们便到了北山岭上。前几天正巧下过雨,早晨刚止,正巧碰见云海。

  哇!太美了。多么美妙的画卷铺陈在我们的眼前!北山村在烟雾中,仿佛像画家泼墨的《水墨山庄画》那样神奇;此刻的我恍惚觉得自己腾云驾雾在天上人间似的。倾刻间,雾海涌起,像潮水袭来,白浪翻卷,向自己身边慢慢蔓延过来,那壮观的场面让我们激动不已。

  真的太美了!真可喟是“云飞雾腾,云山雾海,村庄疑是浮在白云之上,山景如画,山村农家错落有致,身边的桃花、油菜花点缀其间,美若仙境。激动之余只听见“喀嚓、喀嚓”相机欢乐的快门声,我心想这次定有杰作了。但哪里知道,我那次去皖南由于照相机在车上震坏了,拍的作品等冲出来全了泡汤!我还曾经为此哭过鼻子呢。总之,石潭摄影的点滴故事成了最让我回味的人生经历。

  犹记到北山岭去拍照,在山脚下捧了只很肥的小羊,上山拍照做陪体,到半山腰的凉亭边我放下小羊休息,结果小羊满山遍野地跑,让我追出一身热汗总算给逮住。

  犹记那年春天,我与陈洁老师在皖南三阳坑荷花形村摄影创作,突然间瓢泼大雨、狂风骤起,无奈之下我与陈老师躲进石桥底下避雨,舍身护相机,我俩却成了落汤鸡。

  犹记那年冬天,我们在石潭北山岭上拍结婚的迎亲队伍,我们四、五个摄影人在山坡上像猎狗追野兔那样横冲直撞,晚上回到农家宿舍,说起这事,大家都忍不住“咯咯”地笑了起来……

  犹记那个晚上,在皖南富坑村喝喜酒,陈老师喝酒很豪爽,山村老百姓憨实好客,豪爽的陈老师连干了斤把白酒下肚,然后醉倒了。第二天一早我们又上路搞创作,陈老师无力地坐在冰冻的小山坡上,眺望远处,多美的山色!于是他用美能达照相机按下了这张晨曦中的山村作品,并在当年《大众摄影》影赛中获三等奖,题目是《云雾山中又一村》。

  犹记,陈老师在皖南农村小学拍摄的《山村学子》,2000年在“人类贡献奖”年赛获得二等奖。

  犹记,我在皖南拍的一张丰收时节的作品在《香港画报》杂志发表并获优秀奖,题目是《五月人倍忙》……

  再后来,陈洁老师把仙境般的摄影基地毫无保留地告诉了王秋杭、朱卫平、刘士斌等杭州的摄影界朋友。就这样,每到春天,石潭就成了摄影人朝拜的圣殿,石潭沸腾了;无数摄影作品在石潭诞生,并在国内、国际获奖,同时吸引了国外的摄影家向石潭迈进。

  了不起啊,石潭! 石潭,让我如此疯狂!石潭,让我为你歌唱! 石潭,让我永远向往和迷恋的地方……

在线客服服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