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首页 > > 徽州文化
江枫渔火对愁眠 点击:774    发布时间:2020-02-26 22:57:37

题记:少年听雨歌楼上。红烛昏罗帐。壮年听雨客舟中。江阔云低、断雁叫西风。 而今听雨僧庐下。鬓已星星也。悲欢离合总无情。一任阶前、点滴到天明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《虞美人·听雨》宋.蒋捷  

独自来到这空荡荡的校园已经一个星期了,偌大的校园甚至没了鸟雀。往年的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开学了。前天晚上,起来小解的时候,一轮圆月正清冷地挂在院墙之上,仔细一想,原来已经正月十六了。

这个蛰伏的春节,过得全无时间观念。一切不再是从前的样子,贴在墙上的春联在阴沉的天空下红得有些惨淡。


童年以后,我对家的概念越来越淡泊,无论是在老家,还是在远方的客栈里,沾了床就能睡。有时,还很享受漂泊在外的感觉。

无论在纳木错湖边的工棚,还是在赛里木湖哈萨克的毡房,在远离故乡的地方,枕着别人的故事,搂抱着星光闪耀的夜色天空,我很享受那种感觉。


昨晚,窗外突然有了些急促的声音,推开房门一看,果真下雨了,这应该算是第一场春雨了吧,立春刚过,这雨就迫不及待地来了,而且这一下,就滴滴答答落到天明。

我一直喜欢听雨的,尤其在静静的夜晚里,听无边的雨声弥漫开来,特别的安详静谧,仿佛整个的世界都交给了雨的独奏,在这样的雨夜,会心生很多的感念。


少年听雨时,有瓦菲的青绿,那时候的我们,可以听见春笋拔节的声音,一切都在勃发当中,听雨声,仿佛就听到了河床上春潮的萌动;


青春当年,有沼泽和梦想,在荷尔蒙燃烧的岁月里,侧耳倾听,那雨声,仿佛就是心上人窸窣的脚步;

如今人到中年,虽没有宋代词人蒋捷的凄凉,有些感受却也是有些相似了。

壮年听雨客舟中,江阔云低,断雁叫西风……


今夜,我是在雨中吗?仿佛那噼啪作响的雨声是砸在了乌篷船的顶棚上,我仿佛就在长江之中,汉水两岸。朝辞白帝彩云间,千里江陵一日还。两岸猿声啼不住,轻舟已过万重山。我真的可以做到,一叶轻舟过汉江,满腹愁怨付东流吗?


我想,我做不到! 武汉有我的朋友,有我的同胞,更有逝去的Doctor Li 这样的平民英雄!时代会有记忆,我也会,相信很多中国人也会。


一直认为,现在的年华是我人生的秋天,是我一生最斑斓的岁月,在这样的岁月里,我拥有很多人生的财富,有国有家有世界。

在这个秋天里,有高远的天空,有诗和远方,有最绚丽的秋色,我可以在清凉的秋风里自由地舞蹈,我可以用飞舞的银杏叶写情诗,我可以慷慨激昂,我也可以浅吟低唱……


然而,庚子之春,国民罹难,Wuhan遭殃,这雨声听了让人黯然神伤!悲欢离合总无情,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……

Doctor Li 离开那晚,全网祭奠,我也一样。也许,我们都在担心,所有的真言和勇敢,会不会跟他一样,羽化成仙去了天堂.....


我相信,中华民族是百折不饶的。在无边的黑夜和春雨淅沥中,所有的逆行者,都让我们看到了华夏儿女生生不息的希望!

前面有钟南山,后面有LiWenliang,我们终会有更多的后来者,魑魅魍魉终无常!

灾难过后,愿我们的世界多一点自由和果敢,让我们可以在故土的田野上,畅快地呼吸和歌唱;让我们翻过时代的篇章,仍然可以站在高岗上眺望春天和远方!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200213 深夜 吴穹

跟着吴老师一起游石潭吧!

我们可以为大家提供当地舒心的住宿、美味的餐饮服务!同时也可以提供周边景点的优惠门票!